去美元化第一枪:萨尔瓦多被迫定比特币为法币,过半南美国家响应

比特币行情 比特币行情 29 人阅读 | 0 人回复 | 2021-06-10

原创:犀利呱/文
当一个帝国开始崩塌时,引发第一块瓦片掉落的,可能只是一片树叶。
1944年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召开布雷顿森林会议时,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或许都不会想到,有一天颠覆这个战后超级大国美元霸权的货币,竟然可能会是一种任何国家都不拥有铸币权的神秘货币。
6月9日,一个总人口仅有670万人的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宣布一个震动全球的消息:
萨尔瓦多国会通过了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使用的立法,比特币正式成为该国法定货币,这是世界首例。
这则消息所蕴藏的本身就足够吸引眼球。法定货币毫无疑问是一个国家主权的重要象征,即便美元被称为“世界货币”,但真正将美元作为本国法定货币的国家,也仅有十几个。
一个主权国家将一种神秘的理论上本国无法控制的加密电子货币,定为国家法定货币,那么绝不仅仅只是从金融领域出发,而是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国家主权高度关联。
更耐人寻味的是,当萨尔瓦多宣布这一震撼消息后,几乎整个美洲都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
一场轰轰烈烈的去美元化运动,或许正在美国的后院酝酿。







“将人类推向至少一点点正确的方向”的比特币法定货币化

事实上,当大多数世界媒体争相报道萨尔瓦多这一爆炸性新闻时,很少有媒体去探求一个隐藏的问题:
为什么是美国的“后院”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宣布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
萨尔瓦多总统纳伊布·布克尔(Nayib Bukele),以非常含混和大而化之的官方解释:
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这将为萨尔瓦多带来金融包容、投资、旅游、创新和经济发展。
但是,就在宣布比特币作为自己国家法定货币的前5天,作为一个国家的元首,纳伊布·布克尔纡尊降贵参加了在美国迈阿密举行的比特币2021大会,会上他说了一句特别意味深长的话:
——“从中长期来看,我们希望这个小小的决定能够帮助我们将人类推向至少一点点正确的方向。”
“人类”、“正确”、“方向”——一个人口670万、全国GDP不到300亿美元的国家总统,自己在讲话中都称这个决定为“小小的决定”,但却包含了宏大到整个“人类正确方向”这样的关键词,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很显然,这位出生于1981年的“80后”总统在宣布这项重大决定时,还有着其他无法说出口的苦衷。







难在本国流通的法定货币:萨尔瓦多科朗

纳伊布·布克尔作为总统,很清楚萨尔瓦多作为一个国家,早已面临的金融和货币绝境。
萨尔瓦多国家虽不大,但却依旧拥有自己完整的主权,以及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主权货币。
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叫做萨尔瓦多科朗,这种本国货币才是真真正正萨尔瓦多的国家主权货币。
然而,和绝大多数身处美洲的国家一样,因为有着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同处一洲,萨尔瓦多的这种法定货币不知不觉间就在市场上几乎消失。
如今,作为该国法定货币的萨尔瓦多科朗,在该国所占比例已经不足10%,沦为了一种“隐形货币”。取而代之的是美国发行的硬通货——美元。
更让萨尔瓦多政府难受的是,萨尔瓦多是一个几乎全部用现金的国家,整个国家超过70%的人中,连一个银行账户都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萨尔瓦多整个经济运行,几乎全部脱离国家监管。任意的资金往来、以及由此产生的收益,几乎都与萨尔瓦多这个主权国家政府无关。
所以,在萨尔瓦多国内,美元才是真正用于买面包、交房租的货币,至于其本国货币萨尔瓦多科朗,可能其收藏价值还大过其流通价值。
这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几乎是灾难。
萨尔瓦多不是没有想过进行大规模货币改革。
然而,身处美国“后院”,每一个试图推行本国货币成为硬通货的国家,都会被视为该国“去美元化”的尝试——这是美国绝不能容忍的行为。
所以,萨尔瓦多也就年复一年地任由本国法定货币萨尔瓦多科朗,在国际上成为收藏品,却在本国连买面包都困难的局面持续下去。







寻求美元替代品事关萨尔瓦多政权稳定

尽管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萨尔瓦多科朗难以在本国占据应有的流通份额,但若是替代者美元能够维持一个稳定的状态,那么起码萨尔瓦多国内的金融环境和社会稳定还能有一点基本的保障。
然而,萨尔瓦多渐渐发现,就连维持国家社会稳定这卑微的小小愿望也被美元无情扼杀。
萨尔瓦多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国,除了一点产量有限的咖啡豆和棉花外,该国几乎没有任何工业支撑。所以,该国还长期位列联合国中低等收入国家行列。
也正因如此,萨尔瓦多形成了一个“打工国家”的局面——超过全国人口的30%在国外工作生活。
伴随着这种“打工国家”存在的金融现状是——占GDP15%左右的收入,最高时达20%,来源于萨尔瓦多人从海外汇款回来的打工钱。
加上萨尔瓦多本身就基本在使用美元作为流通货币,所以该国对于美元的波动变化,远比其他一般国家要敏感和脆弱得多。
但美国因为疫情的原因,无节制使用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即超量印钞,使得美元贬值已经成为了无可避免的趋势。
这就严重影响到了“打工国家”萨尔瓦多的“打工收入”。美元略微贬值,整个萨尔瓦多可就是GDP锐减。
所以,美元的垄断地位在其他国家只是被称作“美元霸权”,但在萨尔瓦多则可能被称为“美元统治权”。
一旦美元强势,那么萨尔瓦多的经济实力立即好转,一旦美元弱势,萨尔瓦多就需要面对国内的动荡,所以萨尔瓦多也是美洲著名的“黑帮之国”。
随着美元不断超发,萨尔瓦多的国内局势,也就跟着越来越糟糕。寻求美元的替代品,已经是这个“打工国家”不得不解决的现实问题,毕竟这事关政权稳定。







事实上,萨尔瓦多此番宣布比特币成为该国法定货币,本质上属于“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为什么这么说?
一、极不稳定的比特币并不适合充当法定货币

因为货币作为流通载体,最核心的安全要求就是稳定。也就是说,无论以什么作为货币,稳定的币值才是这种货币最核心的要求。
然而,作为电子货币,比特币与稳定二字是天生的敌手。从比特币诞生至今,暴涨与暴跌就是永恒的主题,诸如下跌50%以上的腰斩行情,对比特币来讲犹如家常便饭。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比特币作为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还远不如美元。至少美元在一天之内币值腰斩的可能性极低。







二、同样没有铸币权的比特币无法控制

比特币是电子加密数字货币,只依赖算法实现,无法通过大量制造来控制货币币值。并且其去中心化的特征,又使得比特币很难监管。
各位呱友发现没有?
作为使用国,比特币和美元在萨尔瓦多的处境是一样的:
萨尔瓦多既不能行使铸币权也就是发行权,也不具备监管权,随之而来的也就是无法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收益权。







难以直接获利的萨尔瓦多政府

然而,萨尔瓦多还是顾不得比特币种种不利甚至危险的特性,将比特币列为了本国法定货币。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萨尔瓦多国会在讨论最终批准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投票时,84名参加投票的议员,62位投赞成票。
这种高达73.8%赞成率的赞成票,显示了此举在萨尔瓦多国内罕见的一致性。
根据萨尔瓦多同步公布的《比特币法》:
比特币将会作为不受限制的法定货币进行监管,赋予其自由的权利,在任何交易中都可以无限使用,对公共或私人自然人或法人要求行驶的任何所有权都不受限制。
更绝的是,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法》第5条规定:
比特币交易将不必缴纳资本利得税。
也就是说,萨尔瓦多政府理论上将不会从这种法定货币中,取得任何直接利益。
换言之,萨尔瓦多在一定程度上,做了一件本国政府似乎完全无法获利的重大金融和货币决定。







美元正式沦为“参考货币”

对萨尔瓦多立法决定比特币成为法定货币的最正确的解读,其实都藏在萨尔瓦多《比特币法》之中。
萨尔瓦多《比特币法》第2条就规定:
比特币和美元之间的汇率,将由市场自由确定。
换言之,美国今后单方面的美元超发行为,再也无法转嫁到萨尔瓦多身上。比特币兑美元的汇率,将会真实反应美元的价值。美国想在萨尔瓦多薅羊毛的行为,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制止。
萨尔瓦多《比特币法》第6条以更加隐晦的方式,对美元在萨尔瓦多的金融地位予以了正式打压。
因为这一条规定“出于会计目的,美元将被用作参考货币
事实上,全世界都清楚萨尔瓦多实际流通的货币就是美元。但无奈的萨尔瓦多没法公开对这种现象做任何限定。
这也是萨尔瓦多首次对美元地位进行了侧面限定:
美元只是萨尔瓦多的“参考货币”。







比特币法定货币化浪潮正在美洲酝酿

正因为同处美洲,所以萨尔瓦多这一石破天惊的做法公布后,立即在整个美洲大陆引发了前所有未有的强烈反响。
南美洲国家巴拉圭的众议员Carlos Rejala在萨尔瓦多官宣当天就表示,将计划在本周晚些时候提交与比特币相关的“重要的法案”。
该法案将允许加密货币公司用加密货币,为其巴拉圭业务提供资金,并将其加密货币利润资本化到当地银行。
阿根廷内务肯省全国代表Francisco Sánchez,也模仿萨尔瓦多总统纳伊布·布克尔为庆祝比特币成为法定货币时将自己研究P图成激光眼的模样,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P将自己批成了激光眼。但他并没详细透露阿根廷的比特币推进计划。
表现最为积极的国家,当属巴拿马。
巴拿马国会议员加Gabriel Silva在推特上宣布:
巴拿马或将成为第二个支持加密货币加入法币的国家。
短短24小时内,美洲先后有7个国家以不同形式表达了本国对比特币的浓厚兴趣。
这7个国家分别是巴拉圭、阿根廷、墨西哥、巴拿马、巴西、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等国,加上已经实现比特币法定货币的萨尔瓦多,共计8个国家。
要知道,南美洲总共也才13个国家。
换言之,对比特币感兴趣的南美洲国家,已经超过了南美洲国家数的一半以上。
而这些美洲国家的一个惊人共同点是:
绝大多数国家都有自己法定货币,然而绝大多数实际在本国流通的硬通货,都成了美元。







美国与萨尔瓦多的比特币过招

面对萨尔瓦多将比特币作为本国法定货币,最显得着急的显然是美元的发行国美国。
就在萨尔瓦多宣布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前一天,美国很意外地宣布了一项重创比特币市值的消息:
6月8日,美国司法部宣布,现已追回全美最大燃油管道Colonial Pipeline向黑客组织支付的部分比特币赎金63.7枚,价值大约230万美元。
此消息一出,比特币价格瞬间暴跌,24小时之内最高跌幅超12%,全球16万余持币人爆仓,损失超过11.15亿美元资金。
一个案值230万美元的案子,就由美国司法部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本身就较为可疑。
美国司法部不会不清楚,这个消息将严重打击比特币在全世界的信誉。因为比特币最大的生存价值,就在于其去中心化的加密特性、不可追查性。
假如一笔付出去的钱,最终可以又轻松拿回来,宛如“隔空取物”一般,那么比特币就丧失了所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而发生在萨尔瓦多的推动比特币法定化,并不是什么秘密行动,本就是国会公开讨论事项,因此美国也很清楚其每一个进程。
最耐人寻味的表现,在于萨尔瓦多国内的反应。
即便美国抢先一天公布的案件几乎是直接证明比特币并不那么安全,但萨尔瓦多仍旧没做任何迟疑,第二天就宣布将比特币作为萨尔瓦多法定货币。
这种明显违背常识的做法,显示了萨尔瓦多的异乎寻常的决心,甚至还又带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情绪对抗::
——不管你美国追回比特币以显示比特币多不安全,但我萨尔瓦多就是要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
至此,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以前所未有的勇气、以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方式,将比特币列为了法定货币,也将美元明确为“参考货币”。
一条去美元化之路,正式在萨尔瓦多开启。







围绕比特币的法定货币化,萨尔瓦多与美国走过了差不多百年的博弈。
尽管萨尔瓦多最终选择了一个根本无法掌握的比特币作为本国货币,但至少代表了该国对去美元化的坚定决心。
而众多美洲国家在第一时间的声援和响应,则代表了美元在美洲国家政府心目中的形象,以及美洲国家对美元的态度。
从200年前的门罗主义开始,美国便将整个美洲视为自己的后院。二战后,美元作为霸权工具在美洲的全面深入,强化了美国的“领地意识”。
只是可能美国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一种神秘的加密电子货币,会成为自己“后院”国家争相追逐的货币,并且目的就是取代美元在各自国家硬通货的地位。
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当美国鹰眼逡巡全球时,可能没想到,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打响“去美元化”第一枪的国家,竟然就来自于自家“后院”。
前文回顾

◆绝地反击“黑命贵”,英国强硬展出被拆黑奴贩子雕像,已交手3次

◆日本人口去年剧减53万,持续13年减少,日本会成自然消亡国家吗?

◆震撼:奋起抗争,纽约3位华人靠警棍、餐桌椅击退6名黑人团伙袭击

◆重磅:特朗普8月“复职”?美前总统能否靠撕裂的捍卫者重返白宫

◆拜登就职4个月8次“降半旗”,365天已不够美国“国殇”哀悼日

犀利呱提示

您可以将这篇文章转发给您能想到的某些群。
呱友想吃什么国际瓜,不管是热汤还是冷饭,只管留言提出。
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